游戏主播的更迭编年史:天价跳槽官方封杀再衰落


  本文获授权转载自公众号“今日网红”

  原标题:跳槽、封杀、衰落,这是一本游戏主播的更迭手册

  游戏主播的更迭接棒,正如同网红圈——没有人能一直红,但总有人在红。

  随着吃鸡、王者荣耀等手游的火爆,当年占据直播市场的小智、MISS、PDD等人也开始逐步退出历史舞台。新人张大仙、嗨氏等主播迅速崛起,成为更多年轻人的选择。

  但手游主播竞争激烈,市场环境也在发生变化,对游戏主播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除了技术过硬,还要会运营粉丝、打造人设、做短视频······观众选择多了,也更严格了。

  市场环境在变化,主播的竞争形势也在变化——威胁邮件、互相举报、粉丝掐架、利益撕逼···很难说这是最好还是最坏的时代,但游戏直播圈,显然已经告别了“技术为王”的时代。 

  如今,手游主播正当时,但代表性主播却很难再出现,也很难有主播能获得全网知名度、“割据天下”。例如,吃鸡主播的头把交椅,大家都在虎视眈眈。

  江山代有才人出,上一个直播时代已落幕,有谁将能接棒成为新一代传奇呢?

  01

  解说时代:2010-2014

  “借了3000块买了台脑,小智开始直播了”

  2010年下半年,一款由美国Riot game公司开发的网游在欧美流行开来。很快,这款主打英雄对战MOBA竞技的网游吸引了游戏大亨腾讯的视线。

  在那个BAT三足鼎立年代里,作为游戏巨头厂商的腾讯,已从《穿越火线》与《地下城与勇士》等外游的代理中尝到了甜头。

  在观望一段时间后,他们向这款火爆欧美地区的新游——《League of Legends》,吹响了召唤的号角。

  只是一次,腾讯似乎嗅到了什么不一样的东西,他们不再满足于单纯地做代理——2011年2月,腾讯以2.31亿美元收购这款热游的母公司,以92.78%股份首次控股美国公司,正式掌舵这款游戏。

  在“抢钱、抢流量、抢用户”的宏图下一去不复返的腾讯,意料之外地催生了系列连锁反应,牵扯到了整个游戏行业,同时也改变了许许多多人的命运。

  这款于2011年9月在国内正式发行,被命名为《英雄联盟》的游戏很快在国内刮起了游戏的热风,多样化的英雄选择、十人在线对战、类似Dota却上手简单,在多重优势下,这款新游很快风靡全国,俘获了少中青三代玩家。

  在那个一眼扫过,网吧尽数撸啊撸玩家的年代,玩家对教学、上分、娱乐的综合需求开始生发出来。

  2012年,07-08年曾在澄海3c走红的解说小智,人生已经上下翻转多次,他先后做过解说、上过班、开过服装店,最近一次是组织澄海3c比赛。

  为了拉比赛赞助,这个现实中不善言辞的大男孩四处奔走,从葫芦岛跑去北京陪富二代们喝酒,被开出“喝一杯酒给一千块”条件的纨绔子弟们逗的团团转,最后揣着6万块迷迷糊糊回来,一连吐了几天。

  辗转2年后,然而一切徒劳无功,有些历史与文艺情怀的他,对着袁崇焕写下的诗歌,大哭了一场,然后决然放弃了最爱的澄海3c。

  在经济、精神均几近崩溃时,一位朋友看重他的解说天赋,几番劝说他出山,解说当下热门游戏英雄联盟。

  于是,小智拿出自己全部的积蓄70元,再向朋友借了3000块钱,买了一台2600快的新电脑,重启他的解说生涯。

  2012年8月,他在优酷网上传了自己的第一个视频,拿出了自己的最拿手的英雄——“流浪法师”。

  这个现实生活中寡言少语的大男孩,在解说视频里却展现了截然相反的一面:幽默搞笑的解说风格、销魂的贱笑、层出不穷的语录。

  很快,这个很有解说天赋男孩开始风靡网络世界,每期的视频都备受粉丝追捧,播放量往往在数百万甚至上千万级别。

  再加上从不露脸,他的真实长相在网络上一度掀起了话题新的解密热潮。人气上来的他开起了淘宝店,解说事业霎时间做的风生水起。

  与此同时,在葫芦岛坐标下方的“电竞之都”——上海,游戏风云节目的一位女主持,正遇到频道欠薪的困扰。

  与小智不同,这位名叫Miss的女主持不仅长相甜美,前身还是WAR和星际的冠军,此前也一直担当魔兽与星际系列赛事的解说。然而,诸多的光环并未给她带来更多的收入和人气。

  直到2013年6月,她发布了英雄联盟教学系列《Miss排位日记》,收获了不俗的响应,10月7日,发布《M7双排记》 。

  至此,Miss正式迎来向“电竞女神”称号的狂奔。

  同一时代兴起的还有小漠、小苍、JY、冬阳等一干人群,风格各异的解说生态开始形成完善,在庞大的市场需求下,他们疯狂收割流量与粉丝,赚得锅满瓢盆。

  而此时,在解说视频之外的另一个世界,正在底下悄然间铸成。

  02

  高薪时代:2014-2016

  “天价签约费,我们都以为迎来了最好的时代”

  2014年,一则新闻震慑了圈里圈外:原英雄联盟WE战队上单选手,“抗压王”草莓,以年薪500万签约战旗TV。

  “这新闻是真的假的?”

  “玩游戏居然能赚那么多钱?”

  在大众震惊的目光下,这位身披职业光环、粉丝众多的主播正式迎来了在战旗的首播,他拉起了若风等原WE战队队员,上演了一场表演赛事,直播平台的即时与互动感,恍若把粉丝带回到了那个光辉的WE战队时刻。

  退役后选择做解说的若风,在这场直播中似乎也嗅到了什么异样,虽然解说事业同样做的出色,但显然他也受到了直播这一形式的吸引。

  这场比赛后不久,他正式签约斗鱼直播,正式将他的精彩表演搬到直播间来。而另外两名队员,有着“世界第一ADC”之称的微笑、卷毛,退役后也拾起了主播的新身份,唯一剩下的是担任打野的“厂长”,依然奔波在追逐电竞梦想的路上。

  热闹的直播市场,主播身份似乎成了退役选手最好的选择,pdd、卢本伟等人也先后入局,玩高端局、知名主播对战、教学,具备这些属性的职业选手,成为了观众与各大直播平台眼中的香饽饽。

  他们意识到,在直播平台兴起的大环境下,原先的解说视频点击量开始有了下滑,单靠淘宝店变现也开始显露出不足。

  至此,他们投向各个直播平台的怀抱。

  在2013年度坐拥英雄联盟最受欢迎解说的小智,先后辗转多个平台,在虎牙、斗鱼一哥位置还没坐稳,最后投身全民,成为头牌主播与股东的存在。

  已具有电竞女神之称的miss,选择了投向较为小众的龙珠直播,稳稳地坐上了平台一姐的宝座。

  小漠、小苍等解说也纷纷转型,迈进主播的新身份····

  解说、职业选手、路人大神,游戏直播丰富的内容生态,在很短时间就聚合了起来。

  一时间,跳槽、天价挖角、平台厮杀,红火又乱像频生的直播生态持续了好几年时间。

  那时候的媒体也热衷于报道游戏主播的天价签约费,原先在网吧里混战的电竞爱好者,似乎也找到了一条职业选手外的发展道路。

  “这是游戏主播最好的时代”,这样的表述在当时并不少见。

  游戏直播爆发,移动端入局,全民直播的时代到来了。

  03

  手游时代:2016-2017

  “老主播开始意识到,要转型了。”

  移动互联网的风口当然很猛,手游和手机直播的出现,也让游戏主播圈的格局也在悄然发生演变。

  一方面,风光无限的原职业选手们,开始在技术下滑的路上一去不复返,辗转多个平台后,草莓、微笑等人开始淹没在新人辈出的主播圈里。

  大家都意识到,老主播们虽然基底和情怀犹在,但人气和盛况早已“不复当年”。当年风头最盛的若风,早早地因为无良蹭热点,被扣上戏精人设而人气大幅滑落。

  同时,老玩家的流失,让英雄联盟的热度开始下降。

  大火的王者荣耀、吃鸡游戏,将大量用户从英雄联盟拉向了另一端,也让观众从PC电脑前拉到手机荧幕上。

  王者荣耀主播张大仙、“嗨氏”主播也纷纷藉由手游崛起,逐渐成为比肩平台一哥的存在。一时间,游戏用户的可以选择的游戏主播变得越来越多。

  新主播和新游戏杀入直播平台,携一众年轻用户,进一步挤压英雄联盟版块的地位。

  老牌主播的转型,也随之开始了。

  Miss、卢本伟等头牌主播闻风而动,或许也是厌倦了日复一日的召唤师峡谷战斗,他们选择开始向吃鸡进军。

  作为解说的miss,开始重新在微博上新解说视频,只不过,这一次是主题已经变成了吃鸡游戏。

  只是,此时的游戏直播已经逐渐演变成修罗场,你来我往,相互厮杀。

  降薪、人气打压,不同板块之间的主播互撕也并不鲜见,原来在英雄联盟版块问鼎的主播,已经步入了与王者荣耀、吃鸡等热游平分天下的时代。

  在强烈个人特色加持下,Miss、pdd、小智等人的影响力犹在,但游戏主播的分散格局不可避免。

  虎牙主机主播楚河、原龙珠DNF主播旭旭宝宝开始成为异类,逐渐成为足以坐镇平台的代表。

  在绝地求生风靡全球的2017年,“XDD”、“妃凌雪”、“托马斯”等主播也乘势吸引了百万人气,跃过龙门,成为了大主播。

  但最让人都始料不及的是,非技术型主播也有了上升的通道,没有过人的操作,他们通过平台、个人风格,重新拓宽了“走红”客观条件。

  选择直播 短视频双管齐下,主玩王者荣耀的骚白纯白,同期也在快手杀出了一方天地。

  在微博和抖音走红的蛋蛋解说也同样如此,恶搞的个人风,通过短视频火热的渠道宣发,短时间内吸引到大量用户的关注,一炮而红似乎只是水到渠成。

  在资本逐渐冷却,短视频的流量争抢下,那个直播平台的鼎盛时代,似乎已经过去了。

  时代的车轮总是滚滚向前,新用户、新主播,他们又匆匆地去往下一站了。

  04

  新秀时代:2017-2018

  “嗨氏发现,自己不能一直顺风顺水。”

  在一场群情激奋的违约跳槽事件中,一路顺风顺水的嗨氏,猛然被击下神坛。

  这个因“乖宝宝”人设备受粉丝追捧的主播,被爆料出了违约跳槽、学历造假、盗用粉丝画手图等诸多黑料。

  正所谓“成也人设,败也人设”,黑料爆出后,嗨氏的人气一落千丈,在不断更迭的主播大潮中变得形势危险。

  嗨氏的崛起让主播意识到维护人设的重要性,他的崩塌也让主播更加明白,如何维护好自己的形象,处理好公共关系,已经成为主播的必修课。

  更重要的是,日益激烈的市场竞争环境,不断变化的时代和观众,对这一批新主播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与以往只要游戏打得好就能收获粉丝的时期不同,犀利的操作已经变成了游戏主播的基础条件之一,游戏直播也衍生出对口才好、节目效果爆炸以及维护粉丝等更高层次的要求。

  主播们通过卖萌、送福利,维系着各自的粉丝群体。无论是“乖宝宝”嗨氏,趣味直播的张大仙,对于粉丝的重视都远胜从前。

  在这个强调主播人设、粉丝维护的时代,微博、短视频等工具也成为主播的引流与粉丝维护重要工具。

  大众对主播有了更高的要求,他们在催促着主播往各自的特色上走,同时,主播的粉丝群体开始细分了。

  以前“看直播,玩游戏”似乎是宅男的专属活动,而在现在大量的女性观众,也进入了直播市场。

  “张大仙”等主播就比较重视维护女粉,在主播竞争中另辟蹊径,获得了极高的关注度与人气。

  可以说在竞争激烈的年代,没有主播敢不努力。“过气”和“落伍”的威胁随时都在他们身后追赶。

  但与此同时,也因为竞争激烈,如今的吃鸡主播并没有出现像鼎盛时期的PDD那样的代表性主播。

  05

  监管时代:2018-

  “被封前一天,陈一发收到了威胁邮件。”

  与传统名人不同,网络主播对于自身形象的管理和公共关系的维护,往往缺乏认知。

  今年年初,斗鱼一哥卢本伟被《焦点访谈》点名,并实施跨平台封禁。

  这个在近几年红火全网的主播,在吃鸡直播中被网友曝光开挂封号实锤。开挂与否尚未有所定论,他就倒在了自己上传的谩骂视频之下。

  在开挂的导火索后,这位以往主打“实在”人设的主播,在粉丝见面会上再次栽了跟头:对一些怀疑他开挂的网友,进行不堪入耳的谩骂和嘲讽。

  全网的舆论一面倒地走向负面,不少人甚至回溯:那个曾被他在直播中公开指责的代打主播“阿怡”,她是不是像一名受害者?

  而帝师、小智等主播也按捺不住,纷纷爆料卢本伟黑料,开始实锤这位过于高调的主播。

  群攻之下,负面舆论霎时间甚嚣尘上,最后,当局予以了点名封杀的处罚。

  与此同时,或许是游戏平台和主播之间的竞争,也让一些主播的“黑历史”也开始被揭发出来。

  据悉,封杀前夜,在收到“威胁”邮件后,陈一发本人没有意识到事件的严重性,也没有选择进行处理。

  但第二天,铺天盖地的新闻和热搜,让斗鱼和陈一发都触手不及,也为时已晚。

  回首曾经雄霸斗鱼的十大主播,在陈一发封杀之后,如今站台的仅剩阿冷、小缘、冯提莫、yyf几人。

  会计门事件过后,冯提莫的人气口碑走向滑坡,Dota2大神主播yyf,近期的陷入了疯狂掉粉的漩涡当中。而年初回归的周二珂,人气却始终处在不温不火的尴尬位置。

  这样的情形下,大小主播都如履薄冰。更严重的是,游戏监管也迎来了有史以来最严苛的时刻。

  2017年12月,八部委联合印发《关于严格规范网络游戏市场管理的意见》,对于网络游戏违法违规行为和不良内容,官方表现出了集中整治的强烈动作风向。

  今年4月份,文化和旅游部组织了针对网络表演、网络游戏市场的集中执法检查。近5000款直播应用被排查,其中虎牙、斗鱼、龙珠、战旗等游戏直播平台成为重灾区。

  重压之下,各大平台纷纷做出了表态,虎牙直播与入驻主播签订了《正能量承诺书》,斗鱼、触手等则号召主播们学习红色精神,对多方主播进行约束。

  原本直播中骂脏话、抽烟等的主播,或受国家与平台的监管,开始规范自身行为。

  之前在直播中用“荒古宝典”增加节目效果的旭旭宝宝,被举报为“宗教仪式”“传播邪教”后,再也不敢用荒古宝典了,并开始了诸如协助警方抓捕QQ诈骗犯的正能量行动。

  电竞女神Miss在直播中吐槽平台间的恶意竞争,倡导行业正能量;触手主播剑仙更直言要做一个“充满正能量积极向上的主播”……

  除了游戏直播平台与主播,监管的大手甚至伸向了源头——游戏。2017年10月,广电总局点名批评《绝地求生:大逃杀》,强调否定其“游戏玩法”,认为这款游戏宣扬暴力,过于血腥,不适合国内市场。

  更为严重的是,今年3月以来,游戏版号申请业务就已经叫停,至今仍未恢复,同时,针对游戏注册程序,文化和旅游部也做出了更为严格的规定。

  据业内估计,在暂停发放版号期间,游戏行业预计损失了40000余款获准进入市场的新游戏。而在8月份,腾讯的《怪物猎人:世界》突然下架,据传就是因为没有拿到游戏版号。

  游戏监管的加剧,让整个行业有了迫切转变的需求。

  监管的到来,给主播们敲响了警钟。数百万的粉丝和大众的关注,并不是他们肆无忌惮的依靠,反而应该成为他们往更正面道路发展的动力。

  从长远来说,监管对直播行业的健康发展是必不可少的。只有符合监管的内容,才能够为广大观众所接受。

  诸如“代打”、“谩骂”这类事件,只会伤害观众,对直播行业带来负面影响。各大平台也主动开展了自我监管,力求不再发生之前的那些恶劣事件。

  “市场一下子有些悲观”,一名资深的游戏从业人士告诉今日网红,“无论是主播还是游戏发展商,今年确实遭遇了大起大落。”

  总结

  如今的游戏主播,或许有些丧气,但或许无需灰心。

  从环境来看,全民电竞的氛围在逐渐形成,从RNG获邀参加亚运,拿下亚运会表演赛金牌中可以窥见,电竞入奥的呼声加强,可以验证整体游戏环境的优化。

  央视的财经频道也报道了我国游戏产业超800亿的新闻,整个游戏产业和衍生产业都在蒸蒸日上。

  而平台侧,随着虎牙赴美IPO、斗鱼上市计划的开启,尽管寡头平台的局面开始形成,但也可以引导整个行业秩序化发展,大量优质主播开始集中向头部平台涌入。

  优秀主播引来人流,而大量的人流又吸引来其他优秀主播,直播界的“马太效应”逐渐凸显。

  纵观主播,Miss仍旧稳坐虎牙直播一姐宝座,旭旭宝宝人气稳居斗鱼首席。但随着uzi、韦神等人的后续入局,形式又将迎来新转变。

  直播界将来的格局究竟如何,目前无人能下定论。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长江后浪推前浪,江山代有才人出,老主播的时代落幕了,总有新人能接下游戏直播的火炬。

  还是那句话,没有人能永远红,但总有人在红。

  -  E N 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