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纳瓦罗:4老将离队人员流失严重 引援注重两点


由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今年中超采访当中,联赛举办时间被大幅压缩,其中约定俗成的原因就是联赛必须在今年内完成。对此,卡纳瓦罗表示:“如果我们计划在不久的将来举办世界杯,这是最好的机会把联赛时间改成跨年进行。”

对于恒大队的归化球员们,卡纳瓦罗首先表示,不能认为有了归化军团,恒大队就实力大增:“当然他们对国家队是非常有帮助的,这是毋庸置疑的,但我觉得大家不要认为恒大有了归化球员,实力就会大幅增加,相反我们球队今年人员流失还是很严重的。曾诚、冯潇霆、郜林、于汉超因为种种原因离开,对球队四个关键位置带来非常大的影响。”

比起生活,球队面临的困难要更难克服得多,卡纳瓦罗回忆说:“想单纯通过训练找到联赛进行当中的竞技状态,并不是说没有让球员达到最佳比赛状态的训练方法。我们从一月份开始到现在,六个月时间里我们更换了两次集训场地,训练量都是非常的大,工作非常辛苦,当中穿插着几场热身赛,在防疫卫生条件允许的情况下,队员们在这段时间里都完成得非常不错。这六个月的时间过得非常困难,但也不只是我们有困难,六个月的时间里整个事件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这六个月的时间里,我也是想第一次公开感谢我的球员和身边的工作人员,因为这六个月里即使没有比赛任务,每个人也都保持着巨大的热情,每天的训练都是百分之百的投入,不管是在强度上还是数量上,大家都非常投入。让我欣慰的是,球员们一直按照集团规定,认真执行新冠肺炎病毒的防疫措施,所以从开始到现在我们都没有出现感染的病例。”

去年实现归化的高拉特是广州恒大2015赛季获得双冠的功勋球员之一,但是现在却饱受膝盖伤势困扰,卡纳瓦罗也谈到了他对于球队的重要性:“先说高拉特,高拉特上赛季短暂离开了恒大,今年他以归化球员的身份回到球队,大家都知道他有两次非常严重的膝盖手术,但是高拉特在慢慢回到他的最佳状态。我们教练组和医务组每天也是小心翼翼的,像照顾婴儿那样照顾他,把能想的办法、能用的医疗手段、所有能保证他膝盖康复的训练方法都用尽,因为大家都知道高拉特对我们的重要性,我们也是希望用尽一切办法,让那个我们熟知的高拉特回到赛场上。”

卡纳瓦罗在专访中两次提到于汉超,将于汉超被开除与天海俱乐部解散称为今年上半年最让他感到失落的两件事。由此看来,于汉超继续留队这个可能性基本不存在。卡纳瓦罗也表达了引援的想法,毕竟除了回收各种外租球员以外,今年恒大还没有正式买过人:“引援的名单就不方便直接透露,这是我跟老板见面时候要申请的事情。也是因为疫情的关系,到现在一直没有机会跟老板汇报工作,谈一下新赛季的事项目标,还有我们球队的需求,所以在见到老板后再谈论这些事情,首先可以肯定的是,这些可能被引进的球员都是具备广州恒大实力的球员,这是第一点,都是拥有发展潜力的球员。第二,都是能为国家队效力的球员。”

回顾疫情期间的生活,卡纳瓦罗表示:“这14天内我干了很多自己差不多都忘了的事情,自己给自己做饭,结果不小心把手切伤了。很多年没有给自己熨衣服、洗衣服,现在来看自理能力还是一般,都做的不够好。还有自己拖地、擦玻璃,反正之前很多年都没干过的事情,在隔离期间都重新做了一遍。生活还是过得很充实的。”

(Alse)

展开全文

不过好在,在俱乐部安排下,保利尼奥16日已经回到广州,隔离14天后不出意外的话就可以归队训练;塔利斯卡也已经获得了签证,但是因为所在地区疫情原因,没有能够和保利尼奥一起回来。卡纳瓦罗也表示,会采取措施,帮助他们尽快恢复状态:“我们一直在跟踪他们的情况,保利尼奥和塔利斯卡在家里也一直保持训练,但是不管你怎么训练,比起跟球队一起训练还是有差别的。”

卡纳瓦罗同时谈到了队内的另外两位归化球员费南多和洛国富:“费南多和洛国富也是恒大新引进的队员,两名球队刚到队中有一定的困难,不管训练和比赛。首先这个战术打法不一样,最大不同还是训练节奏和强度,跟他们之前效力的球队会有所不同,他们也是需要时间慢慢适应。费南多大家可能更熟悉一些,因为他一直在中超踢球,每年我们都有交手,包括他对其他球队的比赛;洛国富的认知程度稍微低一些,他最近也一直在中甲踢球,但两名球员对训练的投入程度是非常值得肯定的,就是需要时间慢慢跟大家融合到一起。”

北京时间6月17日,广州恒大俱乐部主教练卡纳瓦罗近日接受了广东体育频道的专访,采访当中卡纳瓦罗谈到,自己的妻子和孩子都留在了意大利,隔离期间只能自己照顾自己,做个饭还不小心把手“剁”了……但是和球队所面对的困难比起来,生活上的困难却显得并不是那么严重。

原标题:卡纳瓦罗:4老将离队人员流失严重 引援注重两点

由于疫情,中超各队的外援阵容都变得很不齐整,卡纳瓦罗表示,希望中国尽早重新允许一般外籍人士入境,其中一部分原因也是为了两名核心能尽快归队:“问这个问题的时候,相信每个人都知道答案了,也知道这两名球员对球队意味着什么,他们对球队质量、进球数量还有整体攻防来说都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很遗憾他们不能归队,我甚至因为这件事感到非常气愤。不管是哪种原因没有跟球队进行备战,是的,疫情这种东西都是无法预知的,无法控制,没有哪个国家能把这种问题瞬间解决,让一切恢复正常,但是发生事情之前其实有很多预案,可以作出评估,所以现在越谈论这个事情,我越感到失落,这么重要的两名队员居然没有在我们身边。我跟保利尼奥、塔利斯卡联系不是特别多,毕竟他们现在在巴西,球队在训练,没有时间。包括时差问题,中国跟巴西有很长时差。我觉得非常遗憾的地方就是,当时应该让他们从迪拜一起回到中国。但是因为各种原因他们选择回到巴西,当然那时我们也无法预知疫情变化,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但很遗憾的就是,在中国作出封关决定之前,其实还有机会让他们尽快回来,现在在广州训练几个月了,唯有他们俩一直没有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