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CL20亿战投JOLED 李东生豪赌印刷显示


广东聚华作为业内唯一的“国家印刷及柔性显示创新中心”,已推出全球首款基于印刷工艺与OLED柔性显示技术的31吋喷墨打印可卷绕柔性样机,研发创新行业领先。

OLED因自发光、宽视角、高色域、柔性可卷曲被视为未来显示主流趋势,而纵观目前的OLED市场,韩系力量称霸江湖,三星雄霸小屏OLED 80%以上市场份额,LGD则是大屏OLED的绝对霸主。

也就在演讲这一年,李东生决定投资Kateeva这家核心技术为大尺寸喷墨设备的美国高科技公司,TCL华星研发团队还与日本OLED显示面板公司JOLED开始接触。直到最终情定JOLED,中间酝酿了好几年,也经历了多番严谨论证。

反观TCL,目前其在半导体显示领域的运营效率,包括资金利用率、企业管理能力,以及技术表现综合实力全球居首。日本的IJP-OLED生态,嫁接中国的资本、市场、管理和建设能力,以及国产生态中的材料、设备等,领先者强强联手让一个可能性出现了,就是可以讨论共建工业化大规模生产了,意味着着将大幅加速喷墨印刷OLED的产业化落地。

根据公告,TCL华星与JOLED将在喷墨印刷OLED领域开展为期3年的联合研发,发挥各自在氧化物半导体,印刷OLED器件,打印工艺,墨水材料,IR-Drop,柔性及补偿等方面的技术优势,通过共同研发特定规格的刚性及柔性大尺寸显示产品,进一步强化双方在印刷式OLED柔性技术领域的技术积累及量产能力。

李东生最早展露之于IJP-OLED的野心,始于2015年6月。彼时于圣何塞举办的美国国际信息显示大会(SID) 上,李东生发表了一场题为“显示产业浪潮中的中国力量”的演讲。

而喷墨打印技术,因具有器件结构简单,材料利用率高,大面积、低成本和柔性化等优势,被视为未来显示屏幕的重要发展方向。

尽管TCL相关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暂无法透露这20亿资金具体的入股份额,但仍强调与JOLED在“资本 技术”上的深度合作,将有助于构建TCL华星在全球半导体显示产业的竞争力。

就在2015年SID演讲的半年之前,TCL旗下便低调成立了一家名为“广东聚华印刷显示技术有限公司”的高科技企业,着手布局IJP-OLED的技术研发。过去几年,这家企业吸引力了多个“技术派”和“学院派”入伙,股东阵容颇为豪华:深天马、南京华东电子科技、华南理工、福州大学、华中科技、中国科学院福建物质结构研究所皆相继加入。

6月20日,他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押注并赌赢喷墨印刷OLED,是TCL乃至中国厂商在新型显示领域从追随到引领之蜕变的重要一步。

在资深行业分析人士明叔亮看来,基于真空蒸镀技术的诸多瓶颈,唯有用印刷技术取而代之,OLED才能真正产业化。

实际上,面板行业早已过了价格竞争阶段,技术竞争才是决定未来的主战场,战况空前激烈。

情定JOLED意在加速产业化

明叔亮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称,让日本人建厂、进行精细化大规模的制造,明显并不擅长,但日本在关键工艺、材料上优势明显。例如在OLED发光材料上,住友化学喷墨打印已经生产到第七代墨水了,日立松下的设备也非常成熟。此外JOLED的股东有索尼、松下等,终端客户还有丰田等客户。

近年来李东生和TCL开始提转型科技产业集团的目标,但一定程度上,外界审视TCL时,不免仍对这家以传统彩电起家的公司“高科技”的含金量有所保留。但在喷墨印刷OLED这一前沿显示领域的领跑上,的确让TCL第一次有了高科技企业那种具备改变现有商业模式和游戏规则的能力和气质。

磨刀5年意欲赢在起跑线

“面板显示的发展史中,证明了单打独斗的技术趋势最终都将把自己玩死。而大厂们一旦一起集体行动的时候,产业化风险就会降低,技术成熟度、产业化进程就会突飞猛进。”20日,有业内人士向记者评论称。

随着5G通信、人工智能、物联网技术浪潮的推动,智能可穿戴、智能商用、智能家居、智能车载等新兴应用场景的爆发,具备柔性、可卷绕特质的中大尺寸喷墨印刷OLED产品的应用市场,无疑前景广阔。

有意思的是,这场时长达36分钟的公开演讲,李东生罕见地用英文全程“拿下”。李东生大胆“solo”的殷切之心可见一斑,他要抓住机会向大牌云集的与会厂商预判并宣讲:印刷显示技术可能成为新一代大尺寸显示核心技术。

原标题:TCL20亿战投JOLED 李东生豪赌印刷显示

产业寒冬中,20亿投资也不算一笔小钱。在明叔亮看来,老大与老二结盟,这不单单是一笔投资,背后实际上是中日印刷显示两个生态的融合,这两个生态不光是技术,也意在客户跟市场。

“You may say I'm a dreamer, but I'm not the only one. I hope someday you'll join us. And the world will live as one. (你可能会说我是个造梦者,但我决非孤单。希望有一天你也会参于我的梦想,世界因此大同。)”

喷墨印刷OLED ,顾名思义,是“像印报纸一样制造显示器”,TCL创始人李东生圆这个看似异想天开的梦,足足用了5年。

截至6月19日,TCL科技股价收报6.15元/股,今年二季度以来股价上涨幅度超过40%。

问题在于,目前生产OLED屏幕的主要方式是真空蒸镀工艺,其在具有高精度的同时,受真空蒸镀机原理的限制,产出的OLED屏幕在形状、尺寸方面有很大的限制,材料利用率低,设备昂贵,大尺寸短期内高成本问题难以解决。高成本之下产品普及之路自然受阻,以至于LGD在华巨额投资的广州工厂近年来亦陷入“苦战”。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展开全文

6月20日,据熟悉李东生的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当时这段歌词非常切中李东生的心声。他认定了IJP-OLED这个产业机会,但彼时很难向外界十足证明这个前沿技术路线的正确性以及保证技术研发的最终成功。“押中并赌对,除了眼光和努力,其实也是时也命也。”

6月19日晚,TCL科技(000100.SZ)公告称,拟以300亿日元(约合20亿人民币)对JOLED进行投资,成为其重要战略股东,同时双方将在IJP-OLED(喷墨印刷OLED)领域开展深度技术合作。

值得一提的是,在该场演讲的最后,李东生还引用了约翰•列侬的经典名曲《Imagine》中的两句歌词作结。

目前,全球仅有日本JOLED、 TCL和三星三家对喷墨印刷OLED技术有深入研究,是为行业三巨头。

据了解,JOLED是日本的官民基金INCJ(产业革新机构)于2015年出资成立的。2017 年 12 月完成首款印刷式 OLED 面板产品出货,成为全球首家供应喷墨印刷 OLED 面板的厂商;其投建的全球第一条喷墨印刷 OLED 面板量产线——G5.5 能美产线于去年 11 月开始运营及试生产,印刷 OLED 关键工艺和产品实绩处于业内领先水平。